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公民会 Assembly of Citizens

林立桐于2022年多伦多纪念六四33周年集会上的发言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我是青年组织公民会的代表林立桐,很荣幸能有机会在这里发言。


刚才主持人说我和我们的组织是“挺身而出,反抗中共的专制暴政”,实在是愧不敢当。同那些为了一个更美好的中国而献出了自己生命的男男女女们比起来,同那些为了坚持、为了争取自己作为一个人不可剥夺的诸种权利而身陷囹圄的勇士们比起来,我们的这点付出又算的了什么呢?


从我这里看下去,我看到了许多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谢谢你们的到来,谢谢你们追随自己的良知,拒绝遗忘那当权者们试图埋没的历史,试图消灭的声音和一幅幅他们试图抹杀的牺牲者的面容。


但是,在回望过去之后,历史将一项更艰巨的使命交到了我们的手中。反抗专制和暴政的任务不再是属于万里之外的专利。加拿大,我们的家园,她的自由、民主需要我们更加努力地守护。


里根总统曾经在他的一场演讲里分享过一个故事,他说:他有两个朋友有一次遇到了一个刚从古巴逃出来的难民,这个难民向他们讲述了他被古巴政权迫害的经历。讲完之后,这两个人就感叹:我们都不知道原来我们有这么幸运!那个古巴人就说:你们有什么可幸运的?我至少还有地方可以逃。我想这个小故事的道理是很简单的:如果我们在这里失去了自由,我们将无处可逃。而我们在这里的自由,却正是为中共政权所仇视并且每分每秒都在试图夺走的。


对中共来说,国境线不再是阻碍输出压迫的堤坝,最近的许多案例已经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我想告诉所有爱好自由的人们:来到加拿大不是旅程的终点,在这里过上的安稳生活和每年一度的纪念活动也不能解脱我们的义务。自由的代价是永恒的警惕,我们必须捍卫自由,否则自由将离我们而去。不是我们打垮暴政,便是暴政征服我们。如果我们不站出来谴责,不站出来反抗,那么不仅我们在中国的亲人们将永远生活在黑夜里等待遥远的炬火,今日中国的故事,是否也将成为我们未来的现实?


摆在我们面前的选项是明确的:要么我们选择在醉生梦死中等待带着狼犬的奴隶主们踹开我们的家门;还是选择站出来,把那个政权和它的一切走狗们推下悬崖,让它们去拥抱它们应得的下场。


我以里根作为我演讲的开始,我也想以里根作为我演讲的结束。他说:我们要让我们的敌人知道,有些价值不可以让渡,有些界限不可以破坏。丘吉尔曾说: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能够贯穿并超越时空的障碍,那就是责任。我们将为子孙后代守护人类最美好的希望,否则留给他们的就是千年的黑暗。


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三十三年前北京就有一个骑在自行车上的年轻人向世界喊出了我们所有人都永远不会忘记的那句话:去天安门游行,这是我的责任。


如果说今天我们纪念六四,除了拒绝遗忘之外还要有什么目的的话,我想大概就是这个了:接续六四青年的精神,对我们自己说,反抗暴政,这是我的责任。

26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