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公民会 Assembly of Citizens

(环球邮报报道)在加拿大的中国学生,开始秘密传播反对习近平的诉求

已更新:2022年11月27日

作者 Mike Hager,2022年11月17日发表于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非政府组织「公民会」领导人韦斯特·杨(Wester Yang)是众多对中国政府和国家主席习近平表达抗议的加拿大学生之一。2022年11月9日,多伦多



万圣节那天,22 岁的韦斯特·杨(Wester Yang)身着中国皇帝的龙袍,头上戴着习近平的面具,走在多伦多的街头。


而与他同行的一位朋友,则装扮成了当今中国最可怕的人物之一:一群遮住面容的防疫工作者,人们称他们为「大白」,因为他们全身都穿着白色的防护服。


身为BC省、安大略省和加拿大其他地区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中的一员,两人使用了富于创造力且十分隐蔽的方式,来表达他们日益增长的,对中国强硬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以及共产党至高无上的领袖习近平统治的不满。


北京最近发生的那场万众瞩目的反对习近平的示威,成为了世界各地一系列线上与线下的抗议活动的导火索——10 月 13 日,一名孤独的抗议者在中国首都的四通桥上展开了一面横幅,呼吁结束对新冠病毒的清零政策,并要求习近平下台。他很快便被捕,同时政府的审查人员立即开始在网上屏蔽相关关键词,其中甚至一度包括「北京」。


但这一举措却未能阻止消息的传播。不久,全球各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开始张贴「四通桥勇士」的诉求,并制作他们自己的传单,谴责习近平和缺乏民主与自由的中国。Citizens Daily CN、northern square和其他几个Instagram帐户,分享了这些学生提交的海报。


上个星期Citizens Daily CN的管理员与《环球邮报》取得了联系,迄今为止他们已收到来自 358 所大学留学生的来稿,其中包括多伦多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麦吉尔大学、西蒙弗雷泽大学与加拿大各地的其他大学。


《环球邮报》没有透露账号背后持有者的身份,由于许多人在中国有家人,并且担心遭到中国政府的报复。他们在一次文字采访中,声称有「不少人」在管理该帐户。


该账户的管理员表示,他们还帮助了伦敦、纽约、多伦多、南加州和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们建立了 Telegram频道,以便安全地讨论抗议活动。多伦多的聊天群目前有500多名成员,其中包括在该群发帖的杨先生。


这早已不是杨先生第一次对共产党政权发起批评了。两年前,这位大学生便在多伦多创建了一个名为「公民会」的团体,发起了一场纪念武汉眼科专家李文亮的抗议活动,他在新冠病毒夺走他的生命之前,就其强大的传染性对公众发出了预警。


凭借着他的组织经验,杨先生开始组织多伦多大学的学生参与10 月 21 日的校园示威活动,帮助他们克服恐惧,并指导他们如何应对那些可能出现的年轻的中国民族主义者们。


杨先生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抗议开始前,他们中的一些人「确实受到了恐惧的影响,但活动依旧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告诉他们,只要你习惯了,就会发现它并没有那么可怕。」


《环球邮报》在加拿大还采访了另外五名抗议者,其中大多数人的年龄在20岁左右。因为他们担心在中国家人的安全,《环球邮报》没有透露他们的身份。


这些抗议者指出,当他们在校园里或中国领事馆外张贴海报时感到十分紧张与害怕,并且非常警惕地确保周围没有其他中国留学生,以免引发冲突或被对方举报。


曼尼托巴大学的一名学生说,她正准备发传单时,看到该校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的一名学生,在当地的微信群里追查一名发表了「反华言论」的女生。


「真的太可怕了。」她告诉环球邮报。


但她坦言,当自己在校园里发现了其他反习海报时,她的恐惧便消失了,并且感到自己获得了力量。


一些接受《环球邮报》采访的抗议者透露称,他们在深夜张贴海报,甚至请他们的非华裔朋友来与自己一起张贴海报。一位女士请一位非华裔同学陪她,她相信,对方的存在会阻止附近的任何中国民族主义者骚扰自己。尽管他们都没有经历过这些人的袭击,但他们纷纷指出,一些海报在几小时内就被撕毁了。


一名 23 岁的卡尔顿大学的学生说,在她一天晚上午夜左右张贴海报时,她的双手都在颤抖。 但她说,她在回家的路上终于笑了起来,自己第一次感受到了反抗国家主席习近平和这个政权的力量感。


所有受访者都谈到,由于中国政府对言论自由的高压管控,对公民的监控不断扩大,以及在习近平的统治下人权状况不断恶化的现状,他们多年来早已对中国政府不抱幻想。


他们声称,尽管对中国即将发生的变化并不乐观,但这不会阻止他们作出尝试。《环球邮报》采访的一些人则表示,他们还计划参与其他政治团体,并直言他们的抗争将会揭露北京当局试图隐藏的那些问题,放大那些被掩盖或过滤掉的声音。与此同时,各路持不同政见者正在寻找互相联系合作的手段。


对此,杨先生直言不讳:「我们并不孤单。打倒我们一个,还有千万人站起来,我们无所畏惧。」


专攻中国思想史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丘慧芬(Josephine Chiu-Duke)认为,这些参与抗议示威的学生非常勇敢。她指出,如果他们在加拿大被中国当局发现,那么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可能会被邀请到当地的公安「喝杯茶」。那里的官员会盘问他们的政治信仰,并向他们施加压力,以阻止他们的子女在国外继续参与活动。


这位教授还谈到,当地的中国领事馆可能会通过学校的学生协会传达信息,警告留学生远离反对习近平的抗议活动,这些协会通常回帮助国际学生寻找租房及组织社交活动。


2019 年 9 月,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由于被指控为中国政府的渗透工具,而被剥夺了大学的社团地位。年初,该协会和其他几个学生团体表示,由于学校将举办一场围绕新疆穆斯林维吾尔人的困境的演讲,他们通知了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


多伦多大学的政治学副教授戴安娜·傅 (Diana Fu)则坦言,这类学生主导的运动对共产党的批判如此直截了当,令她感到惊讶不已。


「在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经常被父母告知要远离政治。 许多中国学生对在课堂上讨论中国政治的态度十分谨慎,更不要说参加一场如此坚定地批判国内政权的社会运动了。」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她指出,海外中国的90后与00后突然爆发愤怒的一个根本原因,可能是他们长期无法公开表达这种被禁锢压抑的挫败感。


中国的新冠清零政策不仅使学生出国留学和旅行的计划变得复杂,还导致他们的家人与朋友失去工作,生意难以进行。其他人则因为他们的言论在微信或微博上遭受管控而十分不满,对这种审查感到十分疲惫。


「人们正在公开表达遭到长期压制的不满。」她说。

72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